<ruby id="vxtvx"><progress id="vxtvx"></progress></ruby>
<span id="vxtvx"></span>
<strike id="vxtvx"><i id="vxtvx"><del id="vxtvx"></del></i></strike>
<strike id="vxtvx"></strike>
<span id="vxtvx"></span>
<span id="vxtvx"></span>
<strike id="vxtvx"><i id="vxtvx"><cite id="vxtvx"></cite></i></strike>
<span id="vxtvx"><dl id="vxtvx"></dl></span>
<span id="vxtvx"><dl id="vxtvx"></dl></span>
<span id="vxtvx"><dl id="vxtvx"></dl></span>
<strike id="vxtvx"></strike>
<ruby id="vxtvx"><dl id="vxtvx"></dl></ruby>
<strike id="vxtvx"><ins id="vxtvx"><del id="vxtvx"></del></ins></strike>

拿什么總結你,我的軟信1503--2017年東北大學五四紅旗團支部軟信1503

作者: 時間:2017-05-15 點擊數:24 字號:

      

    不記得有多少次他說生活太難,學習不易,讓他一度想放棄,但總會有人拍拍他的后背告訴他成功不易,青春不容安逸;不記得有多少次他說著旅途孤獨,默默流了眼淚,但總會有人拿出一張面巾紙靜靜陪著他看星空;不記得有多少次他盯著游戲眼神空洞,嘴里念著“等玩完就學習”,但總會有人告訴他“等”這個字一直都是空言。沒有人記得那個鼓勵過他、叮囑過他的人是誰,因為那個人就在身邊,曾經是深愛著我們的父母,現在是這一個班里的每一位同學。

——題記

 

 

 

 

 

2015年9月,那時候渾南二舍樓下的空地里還沒有樹苗。

他們在父母的陪同下,從祖國的一個個角落,拖著一個個大大小小的行李箱來到這里。曾經父母眼里的小孩子們就要在那時換上軍裝出去踢正步,短短10多天時間,他們也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汗,但是他們至今還記得站隊時最認真的是誰,休息時唱歌最好聽的是誰,吃飯時總是喊著食堂不如家里飯菜好吃的是誰……

2015年10月,那時候信息學管的課表上才出現了他們班級的名字。

不難想象一群代碼小白接觸起來編程有多困難,來這里之前他們總以為自己有改變世界的能力,后來才發現不過是自己一廂情愿而已,從那時起好像夜晚的燈就只為C語言點亮,好像清晨的鬧鐘只為四級單詞而響,好像集體自習室只為高數而開。真的是因為天道酬勤,他們的平均績點一直都全專業第一,他們還不懼于英語,四六級通過率專業第一。就算這樣,他們也沒忘記學科競賽,從數學建模到大創,都有他們的身影。

2015年10月,那時候渾南食堂三樓還叫做飄香廣場。

第一次團日活動,誰也不知道怎么做,團支書和班長叫來所有班委,大家坐在一起擦出一個又一個“小火花”;就這樣,他們“懵懵懂懂”的開始了第一次團日活動,從戶外第一次班級跑,到馬犇老師帶領在飄香廣場第一次做素質拓展活動;從校園攝影,到班級微博建設;從“我的大學”演講比賽,到辯論賽……他們精心的設計和充滿誠意的總結報告,終于贏得學長學姐和老師們的青睞,那第一次團日如愿獲得校優,從那以后的團日便更加順風順水,在2016年的6次團日活動中,他們一共獲得4次團日校優,1次團日院優。

2016年5月,那時候沈陽的天氣正適合到戶外運動。

五月的沈陽,終于等到路上的積雪都融化干凈,終于等到馬路邊上的所有枝丫都添了一抹綠,那些被積雪壓抑了幾個月的他們,終于可以換上輕便的衣服,走出寢室。也許是天性使然,就算是剛剛被代碼虐到死去活來,但只要聽到“素拓節”要開始的消息,就都把這些拋到腦后。短短7天時間,訓練20多個素拓項目,只要沒課他們就會在一起。還記得誰在食堂南側的空地上總是拿不住“搭橋過河”的木板么?還記得誰在飄香廣場的天井旁總是走到“地雷陣”的雷區么?還記得誰在籃球場的中央總是想不起“漢諾塔”的下一步么?那些天,他們的班長總是在研究戰術,那些天,他們的團支書總是在修改班旗圖案,那些天,他們的每個人總是在想“我一定要為軟院爭光”。終于到了比賽的日子,就在南湖校區的五五體育場,他們每個人都拼盡全力,在最后為軟院帶回一張“二等獎”的獎狀。

2016年7月,那時候的他們才知道原來沈陽地鐵一號線那么長。

他們總想在自己看不懂高數的時候放棄自己,他們想鉆進爸媽的懷里,卻發現自己已經悄然長高,足以把父母抱在胸前,他們發現未來原來很快就可以到來。那是一個和自己未來的約定——他們第一次走進國企,看哪里都很新鮮,但又壓抑著自己心里的興奮,因為他們知道這次參觀,不僅僅是他們的一次經歷,還是代表軟件學院的一次團工作對接,他們的一言一行都代表整個軟件學院,甚至是整個東北大學?,F在的他們還記得,當時參觀沈鼓集團的路線是傳說中習大大來時走過的路;他們還記得,當時他們看過的大屏幕展現的“沈鼓云”有多厲害;他們還記得,當時那些不讓照下來的零部件就靜靜的放在機床旁邊的桌子上。從團工作到未來的工作前景,他們和沈鼓集團的團委書記聊學習,聊工作,聊大學的意義,她是前輩,更是朋友。

2016年10月,那時候渾南的圖書館每天晚上都會有工人在里面亮燈工作。

他們還沒有準備好用滿腔熱情去歡迎學弟學妹們,剛剛結束軍訓的“小綠人們”就要迫不及待來見識一下我們這些傳說中的學長學姐的樣子;他們要在16級新生面前去展示自己,展示這個班集體。從暑假就開始準備的視頻,從AE到PR,一次次軟件崩潰,一次次電腦重啟,那幾天他們就這樣圍著一臺電腦,細數著這一年以來的點點滴滴。班長在寢室里碎碎念著他們的榮譽,準備著他的發言稿;團支書在寢室里聽著重金屬,準備著答辯的PPT;還有那些匆匆忙忙的其他同學們,整理著各種資料。不知道他們現在還記不記得當時自己都做了什么,單單就最后拿到“校級先進班級體”就足夠讓他們覺得自己這整整一年以來的付出都值得。

2016年11月,那時候飄香廣場已經搬到風雨操場里。

似乎一切都走上平靜,校園里的他和她都靜靜的坐在圖書館,刷著六級,看著總是彈出error的代碼,似乎再也不會有什么事情來打擾路旁悄悄落下的雪花,但是他們的故事卻沒有結束。他穿著一身筆挺正裝和一雙擦得發亮的皮鞋,從宿舍大跨步的走向風雨操場“活力團支部”評選的現場,當主持人念到“軟信1503團支部”的時候,他深吸一口氣走上舞臺,他嘴里侃侃而談那一年他們做過什么,手上不時按動著翻頁筆,眼看著臺下的每個人,評委、其他團支部的團支書們、學弟學妹們,還有來給他鼓勵的他們。在那時,那個舞臺是屬于他一個人的,那個舞臺是屬于他們這一個集體的。當他最后鞠下那一躬的時候,全場都為他鼓掌,都在為整個軟信1503團支部鼓掌。

2016年12月,那時候小南湖的湖面已經結了厚厚的一層冰。

那時的校園最安靜了,生活服務中心的空地上沒有了社團活動和晚會宣傳,戶外籃球場沒有了一次又一次的投籃和吶喊,圍繞四棟教學樓的馬路上也沒有了來跑步的健身愛好者,似乎整個校園靜的都可以聽見雪花飄落的聲音。你會注意到你的室友今天是不是多穿了一件衣服么?你會注意到跟你一起上課的誰誰誰生病請假了么?盛京的冬天真的很冷,冷到連一句“多穿點”都不讓人說出口。人家都說青年人有很多朝氣,看到他們就發現這話一點不假,這么冷的天,他們就那樣穿著志愿者的衣服去到敬老院為那些長時間見不到自己兒女的老人們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他們為敬老院的老人們打掃衛生,陪老人聊天、散步。那一時,已經不是跨越了年齡和時代的交流、而是一顆心與愛心之間的碰撞。其實這也早已不是他們的第一次的志愿服務。從食堂幫忙,到科技館服務。從幫學院搬家,到迷你馬拉松參賽。多少志愿服務的場所留下過他們的心力與汗水。

在東大的生活像是一款神奇的游戲,每一天都是新的回合,不管今天過得多糟糕,早上在食堂二樓喝碗豆漿,就可以滿血復活。在這張地圖里,他們一不小心,時間就會溜走,可時間卻多的像海。他們都是驕傲而富有的船長,帶著環游世界的雄心和信心,向著自己心里的那個目標勇往直前。

??地址:遼寧省沈陽市渾南區創新路195號 電話:(024)83680498??傳真:(024)83680522 郵編:110169

真人游戏-真人游戏平台-真人游戏网